酱紫FM|坐看云起时

自古以来,云就很受文人墨客青睐。南北朝时陶弘景就有“山中何所有,岭上多白云。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”的名篇。闲来看云,能让人在轻松愉悦中,领悟到更宽广的人生境界。

国庆长假,与朋友去郊区玩,躺在草地上,仰望蓝天,天空格外明朗,空气特别清新,一阵醉人的微风吹过,似有秋天的一丝凉意。南国的秋天自然不像北方那样秋意浓浓,但这微风却也让我感受到秋天已至,看着一望无际的天海,白云似鱼儿在洁净的天海里悠游,让人心旷神怡,恍如自己也变成了一朵云。

我是在大山里长大的,从小就喜欢看云,喜欢静静地躺在山里满眼嫩绿的草地上,看着蓝天上的白云舒卷自如,变化万端,从这峰飞向那峰;喜欢秋日的傍晚搬出一把小板凳坐在门前的晒谷坪里,看那变化莫测、摄人心魄的晚霞;也喜欢倚在还散发着淡淡桐油清香味的木屋柱子旁,看雨后绚烂的彩虹;放学回家路上,看到美丽的云彩,还喜欢与小伙伴们一路嬉闹着,追着云朵跑。记忆中的儿时,云也是美好而遥远的诱惑,云烟萦绕,如同仙境,脑海里的那些美丽童话,有不少也与云彩有关……

因为喜欢看云,乘飞机时我常会选靠窗的位置。记得第一次乘飞机,是由长沙飞成都,透过机窗向外望,一望无边的厚厚云海,光白如棉的浓云一朵紧挤着一朵,我想,这云朵似乎比新摘的棉花更轻柔,更暖和,甚至有一种想跳下去的感觉,跳进云海,躺在里面,紧紧地抱着它们,美美睡上一觉,做一个甜甜的梦,一定会特别舒服,特别美好。

我书柜里收藏着一本《云彩收集者手册》,这是一位与我一样喜欢看云的朋友送给我的。书中介绍了46种云彩和大气光学现象,收录了全世界云彩爱好者拍摄的百余幅精彩摄影作品,讲述了云彩的名称、特征、形成原因,鉴别云的种类。这书我时常拿出来看,每次看时,我就会想起那位朋友,尽管朋友在东北工作,与在羊城生活的我相距遥远,一年难得见上一面。

自古以来,云就很受文人墨客青睐。南北朝时陶弘景就有“山中何所有,岭上多白云。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”的诗篇。唐代诗人王维的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更是名句,在轻松愉悦欣赏大自然中,让人领悟到宽广深远的人生境界。宋代诗人陈与义乘着小船出游,躺在船上看云,也留下了“卧看满天云不动,不知云与我俱东”的佳句。明代思想家洪应明的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”那更是广为流传。到了现当代,也有很多关于看云的名篇佳句,沈从文先生的《云南看云》就是名篇。

有人说,看到美丽云彩,是可遇不可求的,然而也许就是一次偶然的邂逅,美景就刻进了你脑海。

很多年前,在从去日喀则的路上,在这世界屋脊上,我看到了特别漂亮的云景,那天不知是天变得更高,更辽阔,还是云更低,更飘近眼前,天高云低,一大朵一大朵彩云,变幻着奇异的光彩,万千状态,无奇不有,真是美到极致,美得令人晕眩窒息,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仙境。

几年前,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去了希腊雅典,一位侨居雅典的朋友来看我,我们坐在草地上一边聊天,一边看天上的美丽云彩,因为在异国他乡,又是多年未见,我们聊了很久,感觉那天的云也特别漂亮,云朵将天空装扮成一幅极富魅力的图画,当我正沉浸在美景之中时,朋友却嘱托我,要我回国后多拍些家乡美丽的云彩发给他。他说离开家乡愈久,随着年岁的增长,思乡之情也越愈来愈浓,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。回国后,我特意拍了不少家乡的云彩,精心挑选后,发给了他,朋友收到后,特别高兴,给我发来长长的信息,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礼物,让他想起很多在家乡生活时的人和事,仿佛回到万里之遥的故乡……(羊城晚报2021年1月12日A14版 责编 :吴小攀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